起点角色新春超次元大乱斗

深渊ZY

关注

                         (一)



       转动门把手的声音打断了王诩的思绪,他寻声望去,看到了一个他非常不愿意看到的人推门进来。

  于是他果断闭上了眼睛,试图假装没有看到这个男人,想要从这个噩梦里醒来。

  过了大概半分钟,王诩又一次睁开了眼睛,看着站在他面前的男子:“你咋还没走?”

  站在他面前的,一个看上去三十余岁的男子,身穿一身黑色的西装,西装内是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领带。

  只见这个帅哥揪了揪自己被束的颇为紧实的领带,用他那慵懒但是锐利的眼睛看着王诩,开口道:“经过几十年的婚姻生活的摧残,我的脾气已经好了很多,你也不必为了今晚陪谁而烦恼了,马上收拾上垃圾跟我走。”

  听到这句话,王诩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充满血丝的眼睛瞪着古尘:“我是在思考无我篇的道术,我是会思考陪谁睡这种问题的人吗?而且我那些做出来的不是垃圾,都是道器,道器你懂噻?”

  古尘突然打开空间通道拿出了一个保暖瓶,看着面前已经进入战斗状态的王诩,慢条斯理的拧开盖子,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端起来喝了一口:“给你五秒钟,不然我就用手术刀锁住你的灵魂,扯下你的裤子把你扔到贫民窟的饥渴大汉那便让他们爆你菊三十个小时。”

  一股凉意从脚后跟一直窜到王诩脑门顶,他心道:是啊,他的脾气已经好了很多,居然还会给我五秒钟的准备时间,按他以前的作风,那肯定是直接就把我拽走,然后坑我坑到后庭出血。

  意识到这个严肃的问题后,房间里刮起了一阵旋风,旋风停息后,全副武装的王诩站在了古尘面前,此时时间仅过了三秒钟:“老古,我们走吧。”

  古尘不紧不慢的喝完了最后一口咖啡,消磨去了最后两秒钟:“你这火云邪神一般的造型就是你最强的装备了?”

  没错,此时此刻王诩身着白色汗背心和白色短裤,脚上踩着一双着蓝色塑料拖鞋,背后卷着一塌报纸插在裤子里。

  王诩倒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嗨,我早就把这一身套装炼成超级灵装了,RPG打过来都不怕,就是当初炼出来家中两位都不让我穿,今个她们总拦不了我了。”

  古尘帅气的打了一个响指,手上的保温壶消失不见:“我已经可以预料到等你回来时的两女混合双打了,现在我们出发。”

  王诩吊儿郎当的走到门口一打开,被外面的情景惊呆了,一片尸山血海,煞气逼人。

  古尘突然出脚,在王诩早有预料的表情下依然给他踹了出去,然后他也走了进去关住了门,只是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丝王诩的惨叫声。

  另一边。

  一个面容阴柔男子穿着黑色羽绒服,里面是粗羊毛衫,围巾与手套帽子自然也是必不可少,但他居然翘着二郎腿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拿着一只笔在一本厚厚的书上写写画画。

  旁边站着的是一位清瘦的帅哥,眉清目秀,正是坐那儿那位的赤裤兄弟,也是一身黑色羽绒服,看到他,你能感觉到一股和善的气息扑面而来。

  此时他正一脸呆萌的看着天上少见的云彩:“觉哥,我刚刚就想问你了,你在那儿写啥啊?感觉你不像是在修炼你的超能力啊?”

  他口中的觉哥长舒一口气:“小叹啊,你也知道,在大小姐和你雨姐的督促下,我如今在五本周刊杂志上连载小说,而且每本杂志上得写四页,所以我在闲暇时间不写一点小说是不行的,而且你知道你雨姐最近怀孕了,我更不能让她在稿件问题上担忧,嗯……生气,起码得做到按时交稿,模范丈夫。”

  他口中的小叹低下头来说道:“其实是怀孕初期的女人比较暴躁吧。”

  这二人想必大家也猜出来了正是封不觉与王叹之。

  封不觉闻言,瞪大了眼睛看着王叹之道:“你知道的太多了。”

  就在此时,两道身影唰的出现在二人身边。

  一人西装革履,一人短衣短裤,一人文质彬彬,一人邋里邋遢……咳咳,不水了,正是王诩和古尘。

  王诩拍了一下古尘的肩膀:“伍迪对你也太好了吧,居然还给了你地狱瞬移通道的临时使用权限。”

  古尘说道:“估计是不让你们这些游戏的优胜者多接触不属于你们的力量吧。”

  王叹之和封不觉正欲和二位年轻的老人家打招呼时。

  又一道身影出现,黑色西装,带着一副不论从任何角度看都反光的眼镜,看起来虽然是一个帅哥,但一股阴湿的气息笼罩在其四周。

  “嘿嘿嘿……几位好久不见。”

  伍迪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王诩虚着眼说道:“感觉每次遇到你都没好事啊。”

  “嘿嘿嘿……这说的我多不好意思……不过当初要不是本大爷,你也……”

  古尘打断伍迪的废话:“说正事,我今天要是不回去吃晚饭,我老婆能抽我一顿。”

  伍迪被打断了说话自然也不恼而是又开了一个话题:“封不觉啊,你的小日子过得也很……”

  封不觉也打断了伍迪的话:“我老婆比古尘的老婆凶。”

  此时小叹也插了一句:“我老婆也很凶的。”

  王诩此时一脸呆滞的看着面前蹦哒的三人:“你们还好意思说?我才是最发愁的那个啊……”

  “好吧好吧,既然几位有家室的人急于知道我要找各位什么事情,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讲一下好了。”

  “嘿嘿嘿……这个事各位也知道我们这是平行宇宙,所以每个不同的宇宙力量体系自然也不同,站在最高位的神也不同……”

  “这次是某个很闲的神要来一场平行宇宙间的角色的比试,嘿嘿嘿……而我们的这位神似乎不太喜欢参加这类活动,但是在上层的示意下,于是我借助了其他神的力量来让几位参加一下这个活动……嘿嘿嘿。”

  “这么说起来我们可以拒绝是吧。”封不觉插了一句嘴。

  “嘿嘿嘿,你应该知道自己这是说了一句废话。”伍迪忽然一脸正色的说道:“既然你们出现在这里正说明你们已在局中,你们没有选择。”

  封不觉虚着眼睛说道:“试试又不花钱。”

  古尘说道:“唉,我能说什么,以后这种破事少来打扰我,我以后要是下了地狱一定抽你一顿。”
  
  “嘿嘿嘿……那几位走吧。”

  伍迪打了一个响指,旁边打开了一扇黑色的空间之门,走了进去。

  封不觉一行四人也走了进去。

  在瞬移通道的尽头,伍迪说道:“几位这次我可以保证,绝对没有风险,你们只需要全力以赴的争取胜利就好,我保证你们如果赢了,好处大大滴。”

惊悚乐园

三天两觉·游戏·已经完本

立即阅读




                         (二)



      跨出空间之门的一瞬,解说的声音响起。

  【嘿嘿嘿……这次由我来亲自做说明】

  “卧槽,你咋还在?”王诩顿时发出惊呼。

  古尘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手指缝里出现了四只猩红的手术刀。

  王诩瞬间闭嘴了。

  伍迪也没有理王诩,而是少见的认真完成自己的任务。

  【王诩,超灵体】

  【古尘,超灵体】

  【王叹之,十殿阎罗】

  【封不觉,强级】

  【您选择的是团队混战,无需你确认】

  【让你的对手颤栗吧,让他们体会真正的恐怖……嘿嘿嘿】

  伍迪用猥琐的声音说出了开场白,那熟悉的话语,让觉哥和小叹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本模式什么都不提供】

  【本次游戏的奖励就是一段时间不打扰各位……嘿嘿嘿】

  【即将播放游戏简介,播放完成后游戏即刻开始】

  话语刚刚落下,剧情CG就开始播放了。

  出现在四人面前的是一片阴暗的,雷云滚滚的天空。

  紧接着四人眼中的雷云开始旋动,一个深不可测的漩涡自乌云,其中电闪雷鸣,种种极其纯粹的怨念盘旋其中。

  一头八首异兽,两翼四爪,三尾于后舞动,真真是邪氛煞人,从漩涡中降下。

  异兽坠落地面,其八颗龙头仰天嘶吼,天地四方的邪气聚于异兽,幻化成人身。

  此妖此时一身黑色的鳞甲,眼露红芒,身边鬼气森森,似乎还可以听到无数生物的哭号声。

  一座城池自妖物前平地而起,鬼气纷纷,正是邪神冥殿。

  人身妖物走入冥殿,八道邪气从他身上出来,自殿内飞入殿前。

  邪气化为八道身影,八影单膝跪地:“天邪八部众参败八岐邪神。”

  见此情形,王诩略一点头:“看来是东瀛那一边的。”

  古尘撇撇嘴:“真不愧是翔翼的高材生,连这个是东瀛的都可以才出来,”

  (八岐邪神也是霹雳布袋戏的角色,我设定为封不觉不知道他身份)

  属于邪神BGM伴随着CG进行而响起,曲子融合了东西方的乐器,描绘出充溢着古代恶灵的氛围,也预示着其将带来前所未有的恐惧战栗。

  就在BGM到达高潮时,殿内传出声音:“你们能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一句话语落下,惊人的邪能笼罩大地,万物被邪能干扰,甚至连空间都被其扭曲。

  只见画面一转。

  熟悉的云层漩涡,里面似乎有着暴风雨前的平静。

  小叹问道:“这次又是谁?”

  一阵熟悉的能量的律动,自云层传递开来。

  封不觉看着能量的波动,眼中散发白芒,惊讶地说道:“弃天帝!”

  古尘略一挑眉,像他这样的人还是喜欢全局掌握在他手中的感觉,一个又一个的惊喜着实讨厌,但他还是静静的观察事态的发展,并没有言语。

  云层一阵轰鸣,浩瀚的能量化作圆柱,轻易的撕裂一方空间。

  黑色身影自空中飘然而落,巨大的能量圆柱也随着身影的降落而消散了。

  一曲BGM伴随着弃天帝的降临奏起,层叠声乐,更是显惊怖威压,杀意森然,世间万物的一切顿时都为之颤悚,这天下除了弃天帝外,谁又能以《毁灭之神》与之相配?

  弃天帝落地足间微触大地之际,连一方天地都为之倾斜,元能绽放,惊人的风暴袭扫过大地,一股无可匹敌的气势更是席卷整个空间。

  六天之界的最强武神,再次亲临他界。

  黑色的衣衫,黑色的长发,魔性英俊的容貌。

  无需语言赘述,神的威严,神的圣洁,神的可怖,已留存在此界每一个生灵的灵魂。

  神开口:“人间……又污秽了。”

  画面再转。

  一颗燃火星辰自太空向大地坠落。

  封不觉四人看着那颗巨大的天体。

  “还来?”王诩裤子上别着的报纸掉了下来,他赶紧捡了起来。

  封不觉看着王诩的言行举止,觉得古尘以前对他说自己在槽点的表现上不如王诩,古人还真是诚不我欺也。

  巨大的星辰坠落,引起惊天巨响,灰尘四散,异界动摇。

  灰尘之后,一颗树拔地而起,其粗壮的根部在地下游动,汲取能量。

  树的顶端,一朵花骨朵悄悄出现,在神树快速吸收能量下,花朵被快速催熟着,待花朵绽放时,天空多了一轮血月,妖异美丽。

  一道女人的虚影出现在空中,血月所在地位置好似她的第三只眼睛。

  女人身穿白色和服,两只白色犄角高高立起,一头长至足跟的白发,白眼扫过大地,嘴唇也勾起一丝弧度。

  王诩叫了出来:“辉夜姬。”

  剩余三人自然也看过这部著名的忍者漫画,但是都没有开口,而是淡定的看着王诩做一个人的解说。

  王叹之看着自己七八十岁但依然如几十年前一般的爷爷,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事好。

  很快,神树庞大的根系吸收的能量快速集中在了一起,花朵化作黑烟凋谢,一颗果实傲然挺立在那里。

  辉夜姬撕裂了果实,从里面走了出来,大量的查克拉溢散于外,深藏地下的根条,刺穿大地暴露空中,汲取着查克拉之祖溢散四方的流离力量。

  不知何时空中的血月也消失不见,正巧辉夜姬的第三只眼也睁开了——九勾玉写轮眼。

  厚重的音乐响起,如神降临,痛苦降临,死亡降临,在BGM的配合下,辉夜姬双手合十,大地震动,地上暴露的根条,一名名白色的类人战士被生产出来:“这便是我新的苗圃。”

  【厄祸之始,万恶之初】

  【七罪归一,祸临神州】

  【弃天之帝,再临异界】

  【魔神入世,空间失衡】

  【卯之女神,力量之祖】

  【亲率大军,欲创苗圃】

  【嘿嘿嘿,对手人选不确定,你们只需要赢到最后就成了】

  剧情CG在伍迪说完最后一句便已结束,四人便进入了异界,恢复了行动能力。



                          (三)


  
    在四人恢复行动能力的第一时间他们便观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

  四人此时站在一片乱石林中,四周皆是形状古怪的长条巨石。

  此地天气晴朗,不似刚刚三位大佬出场时的一副天地俱灭,末日来临的场景,搁在现实生活完全可以搞搞旅游,作为当地的特色产业。

  一个瞬间,四人都消失不见。

  原来刚刚四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战斗的气息,然后古尘率先找到巨石下的一片阴影之地,隐蔽好身形,而封不觉也比他仅慢一线,也寻到一片好的去处,二人相视,一脸奸笑。

  而王诩王叹之见状,自然也是从善如流,也寻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王诩还一脸猥琐的对古尘招招手。

  虽然写起来看似花了不少时间,但是正如前文所讲,这些行为只发生在一瞬之间。

  一声爆响自不远处传来,风暴四卷,乱石穿空。

  两道身影也出现在了四人的视线之中。

  其中一人,身材高大,满头银发,右眼黑瞳,左眼自上至下一道刀疤,瞳孔是红色,里面还有一道圆环串联起来的三个勾玉,戴着黑色连体的面罩,身上穿着黑色的紧身衣,右手提着一把银色的刀,微躬身躯注视着面前的敌人。

  躲在角落里的四人也认出来了这个人——旗木卡卡西。

  封不觉古尘也开始自己的思考,分析着与其对战的人的身份。

  只见那人黑色短发,面容英俊,一身黑衣,十只长长的指甲垂落于地,指甲上面环绕着一道道雾气。

  卡卡西开口道:“你……很强,接下来……”

  话未说完,刀已归鞘,卡卡西抹了身上战斗时受伤流出的一点鲜血,已经结了亥、戌、酉、申、未五个印,双手往地上一拍。

  “……我要认真出手了。”

  白色雾气散去,八只忍犬应召而来,扑向面前的敌人,而卡卡西也消失不见。

  在此需要介绍一下,结印指的是忍者在发动忍术中前使用的手法。忍者在发动忍术时,会先做结印,结印需要以平静的心来保证结印的正确性,并要有熟练的技巧才能把炼出来的查克拉转化成“术”释放出来。

  而卡卡西在结印速度方面在忍界绝对是名列前茅,人家只是缺蓝而已啦。

  黑色短发之人以一个怪异的姿势前冲,用他的十只指甲与八只忍犬战斗。

  交手数合后黑发男子感觉这八条忍犬也是非常的难缠,而早已消失在石林中的卡卡西,他也找不到其踪迹,而他的应对之策便是——变身。

  整个人的表现便是脸色现绿芒,肌肉紧收缩,钢铁獠牙露,身上出现了古奥难觅的符文,整个人散发着不详的气息,非要让人找个形容他此时的变化的词汇的话,只能是——僵尸了。

  他也不再理会八只忍犬的撕咬,因为忍犬的撕咬对变身也造不成伤害,而身周的煞气散发四周,忍犬都无法下口,黑发男子也可以专心的感受卡卡西的气息以及杀意。

  杀风起,杀意升,高手相搏,生死只在一瞬之间。

  空中气流变化最剧烈的位置,杀意最浓的位置是……

  身后!

  黑发男子转身挥爪,意在招先,而黑烟正是意的体现卡卡西左眼的写轮眼转动,身体轻盈自招式的缝隙间穿过。

  卡卡西眼神凌厉,在躲避的间隙已在此结好了印,右手中带着蓝色的电芒,雷电之芒四散,招式发出极其尖锐的声音,昔日斩断雷霆的奇招再异界再现,而卡卡西能否靠这一招决定这一战的胜负吗?

  答案自然是——不能。

  黑发男子毫不在意刺耳的声音,反倒是有点畏惧卡卡西手里的人造雷霆。
  
  但是黑发之人面对卡卡西雷切绝技,没有招架,没有格挡,而是发出一声怒吼:

  “吼!”

  来自僵尸的一声怒吼,已近在咫尺的雷切一瞬间消失殆尽。

  卡卡西心中大惊,眼前之人与刚刚之人竟完全不同,无论是气势,步伐,皆是一股无可匹敌的气概。

  而男子的前后不同就在四字之间便可概括完毕——二段变身。

  “看……门……狗……我……活动……一下。”
  
  “咖……啡!”

  黑色的锁链凭空出现捆住了被击开的卡卡西。

  卡卡西自然也不会简单的就被擒住,左眼的写轮眼扭曲成了一个收尾相接的诡异花纹,眼角流下了殷红的鲜血流。

  “神威!”

  以万花筒写轮眼之力,借神之威,空间扭曲,锁链被断,卡卡西以瞬身术遁离。

  然气息寻敌之法却已指明了卡卡西的所在。

  “你什么时候苏醒的?”

  “你……闭嘴……吧……”

  “咖啡……加……报纸。”

  数道,几十条,上百条的黑色锁链出现,自上而下如乌云一般,以铺天盖地之势压入卡卡西隐身之地。

  惊天之威,鬼神皆惊。

  卡卡西面对极招,冷静出手,数条土墙自地面以及附近的石块而出,却连一秒都没有撑住,墙体便已支离破碎,锁链也刺穿了卡卡西的身体。

  然而黑发男子不喜不悲,锁链前端自然断开,又向左方刺去。

  而被刺穿的卡卡西化作一道蓝色闪电,向黑发男子急急而奔,却被黑发青年一手抓住。

  “这里……似乎……可以发挥出我的不少实力……”

  “我……记得……我睡着……的时候……你被雷……劈了。”

  “咳咳。”

  “看……好……了,好……好……学……学。”

  黑发男人将手中的一道雷电细细搓揉塞到了嘴里,甚至可以听到男人肚子里噼哩吧啦的声音,最后黑发男人打了一个饱嗝,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在其吞雷装逼的过程中,他自然也没有放轻松对卡卡西的追击,眼看就在卡卡西避无可避之际。

  黑发男人正欲再欣赏那个空间扭曲的术法之际。

  一个蓝色的高速旋转的球形能量体自远处飞速驰来,将黑色锁链卷起后,随之斩断。

  一只紫色的飞箭更是与其配合巧妙,破空而来,直袭黑发之人。

  “阴司有序,亡法可破,护!”

  一道令声响起。

  黑发之人面前升起一道无形的能量罩。

  飞箭撞屏障被阻,引发一波查克拉的爆炸,爆炸的风波沿着屏障左右蔓延开来。

  “老板,刚刚我们挂灯笼时你突然消失不见,结果我们在椅子上看到一个黑洞我们也就跟着跳了进来。”

  黑发男子身旁站了一个年轻人,看起来三十余岁,穿着一件两扣无里衬深蓝色西装,腿上穿的是黑色的裤子,脚踩两只黑色皮鞋,但是一身正装的年轻人此时却是手掐道家手决看起来颇为滑稽。

  而他口中的老板,也就是黑发男人扭过头看了他一眼。

  那一眼,毫无感情,更无人性,就像是在看一个并怎么好吃的食物,在思索究竟要不要闭着眼睛吃下去。

  来者已明白此时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老板身体里的那一位,赶紧闭上了嘴,心道:老板啊,你家那位不是沉睡了嘛?今个咋又醒了。

  灰尘散去,卡卡西那方再添二人。

  被称作老板的这一边也出现了四道身影。
    
                           未完待续,我们下一专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