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吏》,一本有意思的小说与搞笑的评论

岭南吴少

关注
     

秦吏

七月新番·历史·已经完本

立即阅读


       秦吏这本小说的评论真的非常有意思,有的评论是小说活跃气氛的有效补充,是链接读者与作者沟通的桥梁,我感觉很多评论已经越升为秦吏阅读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这些评论或诙谐,或严肃,或搞笑,或辩论。如果秦吏这边小说的叙述描写偏严肃的话,那评论就是在这严肃中衍化出另类的黑色幽默。它题材多样,脑洞大开,而且不偏离小说话题,但经常能严肃中一本正经的讨论出歪楼的效果。   
      我常常为作者在小说里考据中带有严谨,行文中不失直白而感到折服。小说的描写和叙述似乎烙印着先秦的痕迹,让我们不由自主的代入了那个时代的社会。资料及考古发现的引用,从一开始就成功的找到一个切入点,这个切入点不仅仅只是文章开头的秦简(黑夫和喜),还包括后面的剧情中让资料及考古发现成为逻辑的辩证支柱。  
       从2000年以后,考古发现及文学发现,让很多专家(此为正义,褒义)对于宋朝的研究出现一大堆成果,这些成果给我们一个崭新的窗口。比如王安石变法的探究,这些学术成果成了北宋穿越文难以绕开的思想分析,这些资料引用也是这些小说的重要养分。  
      《秦吏》对这些先秦历史资料的参考,经过作者的构建和创作,成了书中极为鲜明的特色。比如名字:黑夫、喜、衷……,这些契合小说的名字,告别那些在历史类网文乱入的慕容、欧阳等违和姓氏,看得我大快人心。也终于看到有作者努力去区分姓、氏、名这些不同。更是第一次在先秦网文中看到在那样一个秦朝法家纵横的社会中,任何穿越者装逼需谨慎,否则秦律会教你做人。  
      高明地方在于,作者清楚的知道是在创作一部小说,创造一个世界,而不是发表一个历史论文。资料的参考也只限于参考罢了,作者让这些只变成论据,而不是内容,于是这部小说在逻辑上有了更强的说服力了,而不是局限于辩论我们的历史发现。  
       当然如果有观众因为书中的资料或依据而辩论提出更多意见,那秦吏就不是一本小说,而是论文了。这终将是一部小说,大家也喜欢它是一部小说,更看中它的剧情。如果有历史系研究秦汉的学生将它当做课外阅读,作为拓展阅读,我觉得还是可以的,起码这本小说比课本上干巴巴的资料读起来更有吸引力。  
      小说的事说得有点多,还是回到评论区。 
      看完正文的小说章节,我似乎能感受到秦末的时代脉搏在跳动,我有时在思考(不仅限于这一本,清末的更是),处在这样一个风雨欲来的前夕,个人的力量和命运是如此的渺小。虽然陈胜吴广在大泽乡一呼,天下震动,感觉反秦是那么容易。可是在这这前,无数个陈胜吴广已倒在了路上。就好像,我们看到的那些互联网巨头风光无限,可是那些它的无数同行们已经灰飞烟灭,成功毕竟是少数。 
      可是往下一瞅评论,马上又乐了,如果说小说是作者一个人的才华体现,那么评论就是无数个读者的才华体现。  
       比如这个叫“负罪前行KOK”的读者,锲而不舍的在很多章节评论里,用太史公列传的手法为我们讲述了什么叫做:萧何越夏追韩信;什么叫做:诚也萧何拜也萧何;什么叫做:灯下黑。凡此种种,看完这类神演义,心情大好。 

       而读者“望海潮空”讨论区发布的帖子:据说韩信是历史上拥有成语典故最多的人,主角黑夫的经历也可以创造很多成语,大佬们有什么想法?
 此贴下面的观众立刻发挥群众的才智。
毛蛋蛋叔叔:稳如老狗
玩票H:    白云黑夫
混天一世间:黑夫望天
恋粉雪:    黑得漂亮
Ksdug:      黑不溜秋
命定的梦游先生:黑夫当官,万夫魔开。    
    
       读者“英雄无敌美少男”发帖:我就想问一下,当年有自行车吗?我看过一副真迹,萧何骑着自行车月下追韩信。
下面是严肃讨论的围观群众回复,等等,“暗叹无月”,你确定当初关云长千里走单骑,这单骑是自行车?
     暗叹无月:据考证最早的自行车出现在汉末三国,关云长千里走单骑里的单骑就是自行车,我就收了幅关云长骑自行车千里走单骑的画 ·

      还有“关耳习习”发布的帖子:脑洞,未来爆发的南tian北xian战争。此帖子描述小说世界百年后的畅想,细度果然脑洞大开。

      当然,评论区还要很多有意思的评论,我无法一一列举,只等着大家去挖掘了,个人感觉在手机上本章说后看评论,更有针对性和实效性。

      最后说一句,《秦吏》,这是值得一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