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多说】5k长评——封不觉和蝙蝠侠的相爱相杀

没柰何

关注


  提起网文里面,如果说恐怖的场景,人性的较量,你会想到哪本书?
  那加上无尽的维度,细节的推论,应该缩小了很多范围。
  那提到紫色的外套,消失的恐惧以及那满嘴的烂话,相信大多数都会得到类似的结论。
  《惊悚乐园》就是一个在这一系列拥有了代表性的作品。
  其实提到精彩桥段,除了特定的优秀作品,很容易就会联想到无限流作品。
  这是因为无限流每一个副本的剧情都是短小精悍,就算有连续剧本或者后续相关剧情,但是之前那个副本本身通常是具有完整性的。
  就比如说连续出了n部的系列电影,像是加勒比海盗这种大ip大制作,虽然每一部都能接着上面的内容继续发展,但是之前那一部电影的主线内容和精彩高潮是已经圆满了的。
  毕竟要是第一部都没有把故事理清楚的电影我是不会去看第二部的......
  因此多数优秀的无限流作品除去过渡性剧本,多能够在一个副本内就展现出精彩的内容,或是布局,或是恩怨,又或是打斗的场面等。
  而三渣就是在这方面的佼佼者之一,他的大部分副本其实都可以拿出来单独说说,《猎人岛》上关于boss身份最后的反转,《平田的世界》中多层记忆与时空的交织,《地球废土篇》关于社会形态的思量,《极限实验》里未来基金会的尝试与超越等等......


  不过今天想解析的是关于觉哥在“蝙蝠侠”系列副本的行为。
  对封不觉稍有了解的读者应该都知道的是,这个形象致敬了大量小丑的元素,包括其服装本身就是低配廉价版的小丑cos,这也是为什么有其他书写到类小丑形象会在章说里被提到觉哥的缘由。
  同时不论是书外三渣还是书里觉哥都对蝙蝠侠系列十分喜爱并有着自己的见解和看法,也对某些剧情里的结局并不满意和认同。


  首先出现的蝙蝠侠副本是《披风争夺战》。
故事的大致背景是蝙蝠侠被确认“死亡”之后,哥谭市的治安情况严重失控,黑帮势力猖獗,双面人和企鹅人相互之间大打出手,众罗宾在打击罪恶的同时为决定由谁来继承蝙蝠侠衣钵而展开一系列争斗。
  刚刚出现的觉哥是在一个银行里,紧接着就遇到几个混混级别的家伙拿着枪来抢银行,然后被警察们从专业素质碾压,然后被觉哥进行短暂的指导后夺去了现场控制权。

“哈哈……我是比尔.盖茨!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封不觉信口开河,狂笑不止,“我为你们带来了安德鲁.杰克逊(美国第七任总统,其肖像被印在20美元的纸币上)最诚挚的问候!”他一边说着,一边吸起第二发“现金炮弹”,并迅速发射了出去。
    第二发钱弹爆开后,街面彻底陷入了混乱,毕竟……警察也是人,高谭市的警察,更是高压兼高危的职业,谁能保证不受诱惑?不多时,就连银行正门的区域内,也溜进来不少平民,他们有些弯腰搜地,有些双手舞在空中乱抓,个个儿怀里都已捧了不少。


  这里的背景内容是觉哥进行了称得上精妙的谎言和姿态,骗取了一大片的警察和罪犯的认知。
  在罪犯激情杀人后,封不觉先是利用自己的对抢劫银行和反警察的“专业性”,获取了暂时的信任与控制场面的能力,然后分割了匪徒们一一击杀,之后便成为了他为所欲为的局面。
  利用一个超级保险库谁也不知道且听起来很有说服力的防盗措施,使得警察们对此有所顾忌,而后在开门时向外发射出了金钱炮弹,漫天的钱币中混杂着他的谎言增加了排查的时间,利用尸体做出爆炸陷阱,最后通过超级罪犯这种让人灯下黑的心理盲区获得了自由。
  这仅仅是来到了副本后短时间内利用现有资源安排出来的计划,一环扣着一环,通过大胆的谎言,出人意料的手段和自信狂妄的姿态,得到了这场短暂的对峙中的胜利,并同时坑了其余玩家一把。
  这里其实仅仅是几个蟊贼和警察们的争端,看似和蝙蝠侠们并无关系,也没有什么超级罪犯插手其中,甚至觉哥自己本身都只用了一些“普通”的手段。
  但是我发现,在此前的副本多是灵异解密或者古代未来等,没有一个可以让觉哥“发挥”的正常现代都市背景,毕竟那个玩梗生化危机的变异丧尸背景显然不算的。
  因此在这里我们可以首次看到觉哥如果去作恶会发生什么情况——洞悉人性,经验丰富,行动力十足的他称得上胆大妄为、无法无天。
  这里他也应该已经做好了像小丑一样的准备,不然最后的爆炸可能有点多余,有什么必要去杀伤警察吗,有烟无伤也是一个可行的办法。
时而狂妄时而谨慎,时而嚣张时而谦逊,时而果断时而墨迹,时而理智时而任性,这就是混沌,这就是小丑。

“罪人可诛,罪恶不灭。邪恶本身是无法被审判的,而被其诱惑而堕落的人,永远不会绝迹。”封不觉这时已来到了天台的边缘,再退一步就会坠落,但他却还是面无惧色地挂着笑容,单手抓着那件在空中飘舞的披风,“我让对手脱下这件披风,是因为我不想和穿着这个的人打。”
    “听着,从这儿跳下去……”夜翼也看出封不觉要干嘛了,他开始劝说对方。
    “捍卫正义之人,会承载这披风所代表的信念和责任。”封不觉退出了最后的一步,“而追求混沌之人,终将归于混沌。”
    夜翼冲上前去,想拉住封不觉,却只抓住了被对方甩出的披风。
    癫狂的大笑在风中肆意游弋,随着封不觉的坠落,在夜空中渐渐飘远。
    可最终,没有尸体落地……
    那一刻的疯狂,仿佛成为了永恒。


  这里就是副本最后的结局,在此副本觉哥主要还是以和其他玩家斗争为主,跟罗宾们以及神网们的直接敌对并不多,体现最直接的就是假装杀死蒂姆·德雷克以及最后这里。
  然而在细枝末节中对于超级英雄们性格欠缺的嘲讽和不认可却是不少,例如讥讽蒂姆缺少证据直接带走他这个为非作歹的“无名氏”,那套法律体系让英雄束手束脚,让恶棍肆无忌惮。
  觉哥拿起了蝙蝠侠残破的披风,在就如同拿起了蝙蝠的信念一般,相比于陷入了惩罚者式思想的托德,还有最“纯正”蝙蝠侠思想的蒂姆,其实像个小丑一样的他才是真正理解蝙蝠侠思想的人。
  小丑就是蝙蝠的背立面,不是对立面。
  就像原文中的那句话,“扮成蝙蝠的人才是神经病~”,是觉哥站在小丑角度上对蝙蝠侠本质透彻后的个人见解。
  一个想要在罪恶都市为所欲为的人,和一个想要把“垃圾场”扫荡干净的人,究竟是谁疯了,怎么分得清楚呢?
  然而觉哥实际是一个自我偏向于“小丑”特质,实际上却崇敬蝙蝠的一个人。毕竟克制比放纵更难,行善比作恶更难,拯救比毁灭更是难得多。
  在第三个相关副本《说出我的名字》中,表现的十分彻底。


韦恩听到这里,已不再辩解,而是问道:“那又怎么样?我扼杀了那些会带来无数死亡和灾难的隐患,而且已经把牺牲降到了最低限度,和那个‘纵容着反派四处作恶、从不杀人的所谓英雄’相比,我拯救了更多人!”
    “这就是你的问题所在了……”封不觉接道,“不管你说得再怎么冠冕堂皇,到最后,真正做出‘牺牲’的……都是别人。”
    这话,让韦恩心中一震,他的神色也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瞧,我不提醒你,你都没有意识到这点不是吗?这就是典型的‘穿越者思维’了。”封不觉道,“一个秉持着双重标准下的极端利己主义的人,看自己做的任何事……都是正义的。
    “你自己的痛苦……比方说失去一个所谓的‘朋友’什么的……被你无限放大,好似伟大到令人感动涕零;而别人的痛苦……比方说变成脑残或者死掉……在你看来却都是‘合理的’。
    “你的所谓‘正义’,不过就是在自己觉得‘方便’的前提下行事;容易搞定的,你才会用守序的方式搞定,而难以搞定的……对你来说会产生‘麻烦’的人或事,就用‘越界’的方式一劳永逸地处理掉,事后再将其归结于‘利大于弊的合理牺牲’。
    “说到底,你个人的利益得失,大于正义本身,你个人的意志,大于一切其他制度。”
    “无论你寻找多少理由来自我说服,无论你做了多少自以为正确的事,和真正的布鲁斯·韦恩相比……你都一文不值。
    “因为他是个对自己比对别人更狠的人,是一个疯子,一个无药可救的傻瓜!
    “他是……他妈的……蝙蝠侠!”


  这一段结合原文简直酣畅淋漓。
  这个副本中的布鲁斯韦恩在九岁时自杀,然后有一个穿越灵魂占据了他的身体,发现了这一现象的曼哈顿博士前来交涉,并和自称是来自高纬度存在的穿越者做了一笔交易。
  曼哈顿赋予其蝙蝠侠应有的能力,并且帮他扫清一切可能阻碍的存在,比如超人和外星文明等,而穿越者承诺说‘做得比真正的布鲁斯·韦恩更好’。
  对此曼哈顿博士只是看做一个独一无二的绝佳观察对象,他不在乎对方做的结果,只在乎对方做什么与怎么做。
  然后这位蝙蝠侠并没有制定自己杀不的准则,选择提前把可能导致超级罪犯们诞生的缘由扼杀掉,比如杀了欺凌稻草人的人,阻止双面人毁容,拯救急冻人的妻子等等。
  乍一听好像不错,但是面对杀手鳄和谜语人等,这类难以阻止成长或堕落的人,便是选择囚禁埋杀和变成弱智。
  然后他选择和没有变成小丑女的哈琳·奎泽尔结婚,还在婚后让她使用哈莉·奎茵这个名字。
  甚至他已经获得了穿越者们的基本追求:
“自身的绝对安全、高度的隐私和自由、富足的物质享受、心仪的女人……再加上少许弱小或弱智的对手来满足一下自己作为‘英雄’的成就感”
  但是无论他做了多少事,乃至于“救赎”多少人,都是和蝙蝠有着本质性的区别。
  穿越者是为了自己,为了更好的生活,方便的情况下帮助他人。
  蝙蝠侠是为了他人,为了英雄的正义,任何条件下做到拯救。
  所以他不是蝙蝠侠,只是一个穿着外套的拙劣的模仿者。
  徒有其型,不得内涵。
  当时这个问题在书评章说乃至网上知乎里都有讨论。
  有人评价说如果他是哥谭里平民,可能会更喜欢这个穿越者;也有人说觉哥是拿人间之神的要求去衡量蝙蝠侠。
  然而我个人是赞同觉哥的说法,因为上面的言论只看到了表现现象。
  最本质的问题,这个世界只是曼哈顿博士为了圈养他而做出的一个“温室”,没有外星文明,没有可以威胁他的生命,一切就着他记忆中的存在按部就班的进行下去。
  DC可没有说剧情都能一成不变,它的平行世界可也不少,不同环境下造就不同的蝙蝠侠也很多,最极端的条件下就是狂笑之蝠的诞生。
  说穿了,他能够做到现在的成就全并非是他多有能力,而都是特殊条件下的观察实验而已。


  他仗着有先知先觉的优势才能清楚哪些人可能变成罪犯,日后会产生什么原因导致他们堕落,所以他才能减少罪犯的出现和频率。
  那真实情况下只会有这些人变身为超级罪犯吗?
  显然不是,除了稻草人就没人遭受过欺凌吗?除了企鹅人就没人亲朋突发疾病吗?除了小丑就没人承受了生活的压迫吗?
  这些人只是一种现象、一种氛围、一种环境中催生出来的某一个有代表性的个体罢了。
  穿越者仅仅是简单的图方便改变了一两个人的命运,可改变不了这个城市的命运。
  同理,生活安逸,少有险境的他,真的能应对各种危机吗?
  如果巴巴托斯想要入侵地球可以依靠这个人吗?如果大超被控制了可以相信这个人吗?如果达克赛德袭来了可以托付这个人吗?
  他就像一只动物园的狮子,看起来吃好喝好浑身有力,但可能也就处理一下同是动物园里狮子们争风吃醋的事情了,但是你把它丢到非洲大草原试试?
  别说小心猎人或者守住自己的狮群了,能够活下来都是一件幸事。
  可笑的是,温室中的他还认为自己可以做个更好的蝙蝠侠。
  自知之明是进步的重要方式,可惜多数人没有。
  觉哥就装备上直接揭露了他自以为是的这一点——为什么他要制作“地狱蝙蝠装甲”?
  因为这是原作中的强力装甲,仅此而已。
  没有超人和绿灯侠的存在,也就没办法制作最关键的外壳和斗篷,既然如此,就很大程度上缺乏制作这幅盔甲的意义。
  他掌握了更好的环境,把持更丰富的资源,拥有更优渥的条件,为什么不能依靠自己的技术和头脑去设计制作一套装甲呢?
  他想不到,他做不成。
  他即使拥有布鲁斯的外貌,拥有布鲁斯的财富,乃至拥有布鲁斯的技术能力,他也不是布鲁斯,他保留着之前自己的三观和认知,也被那狭隘的观念所束缚和畏缩。
  曼哈顿给了他性能,却没能给他性格;给了他智商,却没能给他智慧。
  蝙蝠侠制造了任何一款新机甲都是蝙蝠侠,而他穿上任何一套其他机甲别人都不会认为他是蝙蝠侠。

  蝙蝠装甲仅仅是布鲁斯的装备,却是他身份的象征。


  至于不杀的条约这一点,如果从漫画的角度来说可以是因为让角色能够长久的出现下去,但是从角色蝙蝠侠自己来说,却是塑造出蝙蝠自我和力量的来源。
 不得不再次感叹一句这是曼哈顿的温室,不然当黑暗宇宙入侵时估计任何一个蝙蝠侠都能宰割他,更别提小丑的诞生本就不是通过改变一个人的生活就可以随便阻挡的。
  所以回到开始网上的问题。
  如果是那个世界的平民,你想要的不是这样一个蝙蝠侠,实际上是曼哈顿的呵护而已;也不是用人间之神去苛求布鲁斯,是编剧们设置的环境和条件,被动的要求在DC中,在哥谭里,在小丑前的蝙蝠侠必须做到这些罢了
  同时一个没有自制的蝙蝠侠,究竟能做到哪些事情,其实DC也出过一些猎奇向的作品,这在惊悚乐园中第二个有关蝙蝠侠的世界里出现过,这也是我最后讲第二个相关副本的原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封不觉(小丑)的脸又一次出现在了大屏幕上,他狂笑着道,“高谭的市民们,看来游戏已经有了结果,新的蝙蝠侠诞生了……”他话锋一转,“但是……对于这样的结局,你们不觉得有些无趣吗?”
    话音未落,蝙蝠城堡的四面八方突然射出了数十支金属飞梭。这些形似胶囊的舱体像是一枚枚导弹,向着远处的天空飞去。
    “蝙蝠侠。”封不觉已不再喊乔伊的本名,“猜猜我刚才送到城里的是什么?”
    乔伊用复杂的眼神望着大屏幕,沉默不语。
    “嘿嘿嘿……”封不觉随即又提高了声音,用一种丧心病狂的语气接道,“……就是屏幕上的这些人!”
    下一秒,大屏幕上出现了十几个分屏,每一个上都印着一名超级反派的脸(当然,小丑的脸没有加进去)。
    平民们又一次震惊了,慌乱了,他们又一次高呼起蝙蝠之名,希望得到保护和怜悯。
    “你们了解我……我可不是The_Bruce那种欺世盗名的骗子。”封不觉的脸很快又回到了屏幕上,“我的游戏比他的有趣多了……呵呵……”他指着自己的脸,呲牙咧嘴地笑道,“过去的那一夜,你们已见证了蝙蝠的复活。而在这破晓之时,你们便将见证我……和他们的复活!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以一阵招牌式的大笑结束了自己的演讲,那笑声回荡在空气中,揭开了高谭的新篇章……


《我,小丑》(漫画同名)这个副本里,蝙蝠侠的后代The_Bruce成为了哥谭的统治者,使用暴力、宗教、集权等方式掌握着整座城市。
  每年他会举行一场形式上的“血祭”,即将一些反抗者抓来整容成从前超级罪犯的样子,然后施行全城的追杀,任何追杀成功的人可以挑战蝙蝠之神The_Bruce,胜利的人可以获得他的权柄。
  反抗军里的主角则是小丑的后代,就是这么滑稽,天道好轮回,从不饶过谁啊!
  这,就是一个没有“节制”的蝙蝠侠可以做到的事情。
  小丑和蝙蝠,也就只差一个转身而已。
  这个世界中,以觉哥他们为代表的玩家是远胜过当前角色人物的,因此在最后封不觉为The_Bruce与乔伊(小丑后代)提供了相对“公平”的决斗环境,拥有坚定意志的后者获取了最后的胜利。
  此时觉哥把曾经为虎作伥的“罗宾们”改造成真正的超级罪犯,使得未来的蝙蝠侠有真正的对手。

啊~所以说,你还差得远啊。”封不觉回道,“被The_Bruce用信仰控制了这么多年的高谭,是不会在一朝一夕之间就改变的。想要让人们适应新的蝙蝠侠,还需要时间、耐心,以及……”他摊开双手,“……恐惧。”
    “那你的这种行为……和The_Bruce所做的又有什么区别的?”玛雅在旁接道。
    “有啊,他是用没有什么反抗能力的祭品在作秀。”封不觉回道,“而我……是给你们放出了真正的对手。”
    “要成功,需要朋友。”真没想到,小叹竟忽然在旁开口接道,“要巨大的成功,则需要敌人。”
    “瞧,连他都知道。”封不觉耸肩笑了笑。

  对于这里觉哥的做法我有着另一种理解,除去对手外更像是一种制衡
  任何分析都不能脱离背景环境考虑,在这个世界中居民们已经习惯在蝙蝠之神下暴力宗教式的统治,哪怕乔伊高喊“我只是一个凡人”,那些居民也不会理会的。
  推翻一个统治者可能很快,但是想要推翻一座城市的规矩、陋习、观念,那就要很长。
同时乔伊可能现在是一位蝙蝠侠,但是在这个环境里,所有人都视他为蝙蝠之神,都用蝙蝠之神的态度去对待他,那么他可不可能化作真正的蝙蝠之神呢?
  我想是完全可能的,毕竟做蝙蝠之神可别蝙蝠侠简单多了。
  因此为了城市缓慢的净化,为了蝙蝠侠逐渐的成长,最后放出的罪犯们是同时对城市环境和蝙蝠侠双重的制衡。
  当然罪犯的释放也会带来短暂的治安问题,不过一方面罗宾们本来就是原来暴力统治的帮凶,蝙蝠侠上台后也会加强梳理,另一方面,正道的光确实很难洒在觉哥的身上......


  总之,简单的个人解读了部分惊悚乐园中,封不觉对于蝙蝠侠系列的态度和想法。
  某方面就像是真正的小丑一样,他虽然是个满嘴烂话的高智商反社会人才,却从来都是最理解和支持蝙蝠侠的人。
  小丑才不会单纯的因为蝙蝠侠消失而快乐,反之,他是最希望蝙蝠侠存在的人才对。
  说起来跟伏地魔似的,他需要亲手解决掉哈利波特那样战胜蝙蝠侠,才是最大的乐趣。
  说到这里,我是真的蛮期待如果有封不觉对峙“完全正版”意义上的蝙蝠侠,可惜三渣估计懒得写这种会让人头秃的东西(笑)。

惊悚乐园

三天两觉·游戏·已经完本

立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