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读书会】始皇已逝,黑夫仍为秦将军乎?

我是Emma粉

关注
学校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最大的幸事便是能点开起点畅读《秦吏》十数小时了

《秦吏》闻名已久,不是很了解历史的我却把简介中出现的主角黑夫当做秦时一级官职,妄加猜想以为黑夫就是狱卒,数次与宝山相逢而不入,知道一眼扫过独独看到角色中的黑夫方才知晓原来主角名字就是黑夫!

黑夫魂游千年,初至战国,却从后世文物“黑夫木牍”中知晓己身将亡于不久后那一场举国上下六十万兵卒灭楚之战中,而此时出身黔首仍要服役的他又该如何在这乱世中自救?



路杀群盗,恶亭长,结大夫,领一什;后又为亭长,两破大案,虽然在第一卷小亭长中我们的主角仅仅只是徘徊在远离咸阳的安陆安安心心地做着他的湖阳亭亭长,却也让读者看得津津有味;后来的彻侯黑夫也说,自从林中钟离眛射他一箭后,他便开始变了

也是,哪怕曾经是警察也只不过是刚刚从警校出来的小白纸一张,哪怕知道生于乱世朝不保夕在流矢没有真正到来时又怎知小民的不易呢?

于是一个有着农夫之气力、警察之技击、后世之博闻的黑夫开始在秦王扫六合的征程中展露头角,李信伐楚失败后凭一己之力将始皇之婿、李斯之子抢回,上达天听;
六王毕、四海一,可黑夫没有停下他开疆拓土的脚步,南击豫章、北御匈奴、东败诸田;
人们往往讴歌传奇,从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小小黔首到秩比二千石、胶东郡守、十六级大上造的黑夫,就是个传奇,文可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
黑夫为报始皇,同样以一己之力为这个看似海清河晏的盛世皇朝查缺补漏,却不想如抱薪救火一般

《秦吏》是第一本,也可能会是唯一一本在历史文中我不想主角登基称帝的那一个了



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威振四海。初读《过秦论》时曾震慑于始皇的霸气绝伦;后来东拼西凑从边边角角的故事里拼凑出一个模糊的始皇,最终形象的确立却是在畅读《秦吏》之后

我喜欢他,喜欢那个泰山封禅时欲拔剑击天,焚诏以问天的霸气绝伦的始皇帝;始皇不死,所谓天下潜龙皆为蛟蟒;想了许久,还是那句“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更能描绘出我心中的始皇

黑夫反了,反的意料之内情理之中,当初看到他玩笑般地说出那句“然后题墓道‘秦将军黑夫之墓’”时就隐隐有些预感,却不想七月就真的就让祖龙这般“英年早逝”,而黑夫“民不得不反”

黑夫可以说是赶上了一个好时代,投生于一个好国家,有自上而下相当完备的一个晋升体系,有一个霸气绝伦的帝皇信任;可矫诏的黑夫不也如同那个将扶苏打晕出逃咸阳的门客一样么?难道所有的历史分类小说都必须要取而代之,再不济也要挟天子以令诸侯一番?

方士炼丹早已被黑夫揭开盖子,始皇为何不能晚死些?李信为何不能早点带回来希腊罗马的消息?扶苏为何不能在黑夫、墨法农兵的影响下做出更多的改变?赵高为何不能早死?始皇黑夫为何不能继续君臣相宜下去?

“荧惑星”“继业者”两卷给我的感觉是越来越难以接受,直到黑夫有些不耐烦地抬头,眼中尽是冷酷的漠然“不杀......留着他们。过年么?”

蒙恬兄弟的死为我和秦吏的缘分画上了句号,能引起读者强烈的喜怒哀乐,秦吏无疑是一本好书,七月的专业性也让我在其中学到了许多比如子虚乌有的唐雎不辱使命,随着境遇的变迁,人一直都在改变,可大智若愚的黑夫母或许已经道尽了人世间最淳朴的道理;我非黑夫,我亦非始皇,说不定让始皇知道了没有黑夫的历史上的真相他还真会笑着拍拍黑夫的肩膀呢

始皇已逝,黑夫仍为秦将军乎?


秦吏

七月新番·历史·已经完本

立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