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命“秦吏”:大秦只能由我来卖!!

对我的打算

关注
想必大家都看多了,写主角人设或是正义形象,我个人喜欢走奇,兵法有云,以正和,以奇胜,那么想写好,那就得来个好的,秦吏想必大家都应该知道一些,我不写黑夫,而是写赵高,那个一直隐藏在始皇帝下的赵高,那个一直想爬上顶峰的赵高,我要让赵高如黑夫一般去问始皇帝,山峰之上有什么,我就要写出这么的一个赵高,将所有人都踩在脚下的赵高,站在山巅上让他们知道:
“大秦只能由我来卖”


     “无名辑手向中车府令问好,许中车府令可能会奇怪,为何会收到一个不明身份的竹简,久闻中车府令博学写的一手好字,还熟读各类书籍,除大秦藏书阁下柱吏,恐怕也就中车府令最为熟悉了,明日朝堂中车府令所荐,定然会有一人与府令相同,且待明日分晓。”

      嗒……嗒……嗒……

      赵高眉头微蹩,指头一停一停的敲打着桌案,今日到赵高每五日一休济的时间,往日无论休济赵高都不会休息,而是常常陪伴于秦王身边,今日休值赵高特意去了一趟藏书阁确认了一些事,还见到了那只黑狗,两人也是远远露笑为示。

        日落而归,赵高便收到这样一卷竹简,若是以往赵高或许瞧都不会瞧上一眼,不过这几日却不同,赵高一好奇便命人拿来一观,赵高微微眨眼一扫就了解,此事并没有引起赵府令的疑惑,赵高让跟随他多年的隶臣拿去烧掉,他也去沐浴休息,保持一个好的状态,伺候好秦王一直都是赵高的态度,只有为秦王好,秦王才会对他包容宽恕,就如同当初蒙毅抓住他的小辫子,始皇帝却救下了他。

    沐浴之后赵高就上榻进入睡梦中,对于这种来历不明的事,赵高见的太多,越是好奇便会越陷其中。

翌日

     今日的朝会过的很快,丞相、九卿、郎官们的答案,也都交给了秦王,赵高侍立于始皇帝身后一丈多,看着秦王审阅竹简从早至晚,赵高也是站了一天,不过赵高却是对自己最有信心的,常常不喜怒于形的赵高,嘴角也小小的咧了一丝,赵高瞧了一眼一旁的漏刻,知道再过一些时间便要提醒秦王该歇息了。

      这时秦王将桌案上的竹简,全部都推倒竹篓里,唯独留了两份,赵高没有露出凝重或是其他表情,他只是嘴里轻轻的咬了咬牙。

      秦王也没说什么,将竹简交给了侍卫的郎官,起身回宫休息了,平日里赵高不用出宫休息,而是同始皇帝住的宫殿一旁的耳房里,对于那两份竹简赵高知道定然是有一份他的,但是另外一份赵高就不知道了,耳房里赵高的眼神透过窗外看向天空中那圆圆的月亮,看了会又起身拉下窗户,屋内依旧有些许月亮照映下的银辉,以及赵高那泛出光芒的双瞳,或许这一切,明日就会知晓了。

第二日

丞相、延尉、御史大夫三皇中以“泰皇”最贵,建秦王为“泰皇”
儒家漆雕氏则荐“地皇”
乐正则建:“天皇”
唯有赵高黑夫二人建:“皇帝”甚的秦王心。

     中车府令赵高,议尊号之疏深合朕心,累年宿卫随驾有功,故增爵为右庶长。”
     “议郎黑夫,议尊号之疏颇合朕意,改任中郎户将!秩比千石!使宿卫禁中!”


同受赏时赵高黑夫两人相视一笑,赵高是浅浅的微笑,而黑夫却是咧着嘴露出一副十分淳朴的笑容。

赵高了然竹简所说,果然一宦官又报有人送竹简于他家中问他如何处置。

赵高淡淡说道:“扔了便是,”

尽管赵高长居宫中,但是宫外之事赵高依旧知晓,这也是他数年来培养出的人手。

一连几日都有人送竹简来,赵高却是一眼都没瞧,一出现在他家中,便让人扔了出去。

又到五日一休值的日子,一早就有一男子于赵高门前说完见他一面,赵高让隶臣将他带了进来,这是一个皮肤黝黑身材不高还有些瘦,看着十分精悍,男子将竹简递了过去:“我家主人,让府令这次务必再看上一眼。”

“呵,我又为何要看呢。”赵高轻轻将竹简往前推了推,不置可否的说。

男子也不恼:“我家主人说了,府令可以不看,但是府令会对我家主人的事,感兴趣的。”

赵高微眯着眼打量着这个男子,男子看样子大约三四十岁,皮肤黝黑个子矮小,倒不像是老秦人,六国之人但也不像,或许说是燕地夷人到有些像。

赵高没有犹豫什么直接掀开了印泥,快速扫过了竹简上的内容,看完之后眉毛一跳。

“你家主人还有什么说的吗?”赵高抬头问。

男子桀摇摇头:“我家主人说,若是府令看完,自然会有的说。”

赵高比想象的要果断,研磨提笔快速的写了下来,又吩咐跟随他多年的隶臣,将信送到指定地方,就这样你来我往数次,赵高眉头越发紧皱,好奇心一旦陷入泥塘,就如同沼泽一般越陷越深。

    赵高又提笔写下三个极为飘逸清晰的三个小篆:“该如何”
随着隶臣送走,赵高鼻子狠狠的喷出一口气,上一次这般急迫时,还是数年前被蒙毅针对的时候吧。

    那边似乎早有对策,赵高竹简一送走,很快就送了回信:“欲速则不达,但迟则生变当速也,如孔子诛少正卯!!”

一连几日赵高思索的都有些心不在焉,就连始皇帝都看出来了:“赵高啊,这么多年长久陪伴朕身边,你可是累了?”

发呆的赵高这才回过神来,立马伏地稽首认错:“臣只是这几日,有些没睡好,并非累了。”

始皇帝淡淡说道:“无事,过几日,你好好回去休息下吧。”

“臣没事,臣还可以继续。”

“回去歇着吧。”说罢始皇帝就迈步离开了,始皇帝也没想到从不出错的赵高,居然也有犯错的时候,看来他们都有错的时候啊,始皇帝倒是忘了数年前的赵高也犯过一件错。

回到家中的赵高对那件事更加上心了,因为他赵高已经走上第一步了,他失去了始皇帝的信任,他只有继续走下去,如今那人是中郎户将,要干掉他还不被怀疑他的头上很难,很不容易,想了很久赵高招来老仆对他耳语几声。

黑夫如今作为中郎户将秩比千石,如今之地位可是让人羡煞不已,从一黔首入始皇帝之宫又成为皇帝护卫,当真是荣华之极。

    黑夫不比赵高,赵高是始皇帝随身跟从随时不能离开,赵高也不愿离开,毕竟得始皇帝之宠才是赵高所求,而黑夫就不同了该休息他就休息,就算休济与大胖子张苍吹下牛也是好的嘛,毕竟张苍可是大文豪啊,哈哈哈。

黑夫回到家中,洗沐一下换上一件干净的深衣,打算去找大胖子玩,突然见桌案上放有两盒木匣,就问自己的隶臣道:“此木匣从何而来?”

正在收拾家务的隶臣回道:“这是主人表弟彦,知晓主人休济一早差人送来的,说给主人尝个鲜。”

黑夫打开一看,一盒装着糕点一个放着一块块整整齐齐的红糖,看的黑夫都有些馋了,刚拿起一块想尝尝又微微蹩眉,谁叫这厮是个强迫症,算了送给张苍那大胖子吧,眼不见心不烦。

黑夫到了藏书阁,见张苍看着一卷竹简炯炯有神,他也凑过去看却是一脸懵,果然学霸的世界还是融不进去啊,不能自学识相交,那就以其他的吧,黑夫把带来的礼物递了过去,不过张苍这厮不知是怎么了转性了还是咋地,平日里只要黑夫把红糖送来,张苍定是毫不客气的大快朵颐起来,今日倒是转性了。

黑夫问他张苍也不答,实在是被黑夫纠缠的烦了,张苍这才说道:“这几日嘴中长蛀牙了,御医说不能再食甜食,否则整口牙都要坏了。”

“哈哈哈哈,”黑夫大笑,没想到他张胖子也有今天,叫你贪吃笑了笑,黑夫也知道张苍没心情与他交谈,便大笑着离开了。


深夜,张苍突然闯进黑夫家,大问:“黑夫是不是惹了什么人了?”

黑夫迷糊回应:“没有啊。”

张苍这才一屁股坐在地上说,今日黑夫送来的糕点、红糖,因为他一口蛀牙没敢吃,但又十分精致,张苍找了个好地方收着,看着自己的爱妾,张苍忍不住给他吃了块,结果过了会就口吐白沫呕血而死。

作为主事人的黑夫张苍也被延尉调查,虽说没事放了回来,但是也让黑夫警惕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就连黑夫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谁,楚国之人、魏国之人,或许可能是楚人毕竟他与楚人结仇最深,至于赵高,黑夫倒不觉得赵高会那么傻,如此下作手段。。。。。。。。

数月后这些日子黑夫的手段,让赵高从一开始的俯视,慢慢的将黑夫当做了一个对手,这个对手不仅造出了“纸”还督促别人做出了更加简洁的“隶书”

赵高认真了,他知道若是再不除掉,恐怕这只家雀就要飞天了,赵高召来他多年培养的死士,与他们说了些什么,他们都懂了,他们是赵高所养育,他们死了家人自有赵高所养,所以他们没有顾虑,对赵高拱了拱手,分批离开了赵家,赵高自然也要去制造不在场证明了,他是偷溜出来了,见吩咐好了就急忙赶回深宫,没有人知道赵高出宫了,没有人。

“咻!”

“嘶!”赵高突然感觉脖子一疼,突然就天旋地转起来。

“呵,赵高,不过如此。”远出高楼突然打开一户窗户,苟灵望着赵高倒地,嘴角露出笑意。

动手的人自然是桀了,桀可不是夷人,而是越人,擅长吹毒针的越人。

苟灵又冲身后的两人道:“走,我们去看一场好戏。”

赵高派出的死士还不知道,赵高已死的消息,如果他们要是知道,不知又会做何感想,死士们全部走着不同的道路,但目的地只有一个那就是黑夫家。

夜幕降临,宵禁已过四处都有巡查的,他们这些死士这次没想着活下来,只求杀掉黑夫,慢慢的天晓这时候是人睡的最香的时候,十来个人突然翻进院子,砰砰声震耳,齐冲黑夫卧房,他们发出的动静,也是惊扰了黑夫,黑夫没想到惊扰有这么多人想要杀了他,还好黑夫留了两个侍卫,黑夫和两个侍卫堵住了门,屋外们被踢的越发感觉要坏了。

“撤,”黑夫当机立断小声说了句,就立马转身往后窗钻了出去,黑夫第一个钻出去,两个侍卫紧随其后,立马翻过院墙往外跑,刚跑没多久两个侍卫就被追上,砍为一摊烂肉,不过这些死士们也被巡夜之人越围越多,见状十来人相继自刎,果真是君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之,养育之恩生死相偿!

   黑夫这才从后院阴暗处现出身来,院外里巷太多,跑出去不容易,若是躲在这里被看见,也能立马翻墙,黑夫赌对了。

这还是黑夫进入咸阳来经历过最大的危机,一想能动用十来个死士,黑夫就心有余悸,是否还会有人继续等着他呢,黑夫不敢确定,要是巡夜里还有人手,那就危险了,黑夫现在打算前去中郎户将,他手下比那些陌生的秦吏更加的好,黑夫一个翻身就出了院墙。

刚跑数步黑夫发现他就被三人给堵在了巷子里,其中为首面容清秀笑了笑:“久仰啊,黑夫。”

“不知你是何人,我黑夫可有得罪你的地方。”

“反派死于话多,我喜欢先动手再说话。”说完苟灵就要冲过来。

黑夫不急不慢的拍了拍手掌,两边的院墙突然出现许多手持秦弩的秦兵,黑夫笑道:“这下可以说了吗?”

苟灵露出一副难看的笑容,突然大吼:“大石头护我出去。”

苟灵身边那个身高体壮的大汉,一把抱住苟灵就往外冲。

“咻…咻…咻…咻…”

一只只羽箭射往大石头和苟灵,而桀早已被射成一只刺猬,大石头身扛数箭还抱着苟灵往前冲,死死不愿放手,又是一波箭雨袭来大石头才无奈倒地,苟灵也摔了下来,身来也有几个羽箭穿透大石头扎在他身上的血洞。

“别…别杀我,黑夫…我…我有用。”苟灵又从怀里拿出一个黑丸,往地上一扔,啪的一声就炸了,“我…我也是穿越者,我是理工科的,只要你留…我一…命,我…会制造出火…药这些,”

“理工科的,”黑夫惊讶了,一步步走到苟灵面前,苟灵知道自己能活下来了,会火药看来……
没等苟灵遐想完,黑夫掏出一把短刃一下结果了苟灵,低头在苟灵耳边说道:“世界上有我一个穿越者就够了。”


这是一场肮脏的游戏,而我是一个肮脏的玩家——洛洛历险记


秦吏

七月新番·历史·已经完本

立即阅读